inedible

↑此人已棄療。

LOFTER要綁定手機號,所以各位隨緣在Tumblr再見(?)

【授权翻译】And on a fine May morning (Thor&Loki)

在上个月看了雷神三后,去了AO3翻旧文,翻到了这篇,然后就觉得一定要翻译这篇文。

原文非常优美,请各位如果可以,就去看看原文吧。

渣翻,虫多求勿喷。

Tag是私心。



而在一個美好的五月清晨

And on a fine May morning


原作者:illwynd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2993




I.

当他的父亲传召他时,他以为是为了他早前在厨房做的恶作剧,他偷走了一盘还在冷却的Thor最喜欢的甜面包。 Loki已经充分地准备好去摆出一副感到很后悔的样子,和承诺不会再犯。

他没准备好去看见他母亲站在父亲身边,眼睛红肿,牙齿紧咬着嘴唇的样子。他感到他的心脏因这个景象而跳动得更快。然后,他看向他的父亲,他从来没见过充满着这么多悔憾的眼睛。

「Loki,」他的父亲说,向他招手,而Loki走到他身旁,好像有谁在操控他的双腿一样。

他父亲的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用力重得仿佛在压制着他,害怕Loki可能会逃跑。而在Loki随父亲的视线看过去时,他为了这双放在他肩膀上的手和它们象征的保护而感到庆幸,因为那里有一个站在阴影中的冰霜巨人。这么不可思议地高大,这么难以形容的奇异。

有一刹那,即使他感到畏惧,Loki几乎感到好奇。

然后他的父亲说话。

「这是Laufey,约顿海娒的国王。这是 Loki…Odinson。」

那个巨人靠近,而他的父亲在巨人伸出一只手指抚摸Loki的脸颊时按着他。 Loki可以感受到他手指的寒冷在他身体散播开来,直到深处。他低头看向他的双手,发现它们已经变成了和那个约顿人肤色一样的颜色。

他开始尖叫。


II.

Odin以某种方式安抚了他们的小儿子,告诉他,当他还是个小孩时,他被遗弃在一座被战争所摧残的寺庙中,而他们救了他,而Frigga则压制自己不去跑去把他拥在怀里,紧抱着他,保证不会让他离开。之后她会有时间——几分钟,只有几分钟让他们作告别——去啜泣着向他道歉和向他作出保证。告诉他他会没事的。告诉他Laufey会好好照顾他,和即使他不能再和他们在一起,他们仍然深爱着他,他绝对不能怀疑这件事。

Loki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双手,合不拢嘴。

绝望之中,在约顿海娒的国王视线范围外,她把一枚细小的、朴素的银戒指套到他手指上,并在对他头发柔软的阴影轻语,好让没人察觉他们的谈话。他后来才发现到,在他轻吻那戒指时,精巧的符文会出现在它光滑的表面上,写着他们一家人的名字。她希望,每当他看见它们时,他会感到一点温暖和爱意。


III.

Odin没法给出一个不会不利于他的回答。 Odin并不无情。 (一个无情的人永不会把敌人的孩子从破碎的大陆上抱起来。然后保护他。养大他。深爱他。) Odin也并不残忍。 (一个残忍的人不会在意他将要做的事*1会带来的后果) 但Odin是个国王。他并不只对他当作儿子的约顿男孩负责,他还需要向很多很多人的生命负责。

他不能归还寒冬之棺。他看着Laufey,目光炯炯地迎上他赤红的凝视,搜寻着他并不只是作为一个统治者而前来,而且还作为一个悲伤的父亲而前来的证据。

如果他没有发现它,在那些羞辱和占有欲和姑息和耐心之中的证据,他会让两国交战。他不会把Loki交给一个不在乎他的父亲。

在Loki畏惧地从他的真正的国王退开时,Laufey再次指责他是个小偷。

Odin很快就忘了这个指责。他一直没有忘记他儿子的表情,在他最后一次回头看向他们时,他眼里湿润的震惊所反映出的红色光芒。


IV。

Laufey把他的儿子带回家。那个细小的、病弱的婴儿已经长成了一个拥有着聪明的大眼睛的小孩。仍然很小,仍然是他们最小的,却带来希望。 Laufey压下他看到自己的儿子有着亚斯加德人的外貌,他真正的样子像某种值得感到羞耻的事物般被隐藏起来时所感到的气愤,而在男孩开始恐慌时,他只皱着眉头退后了一步。

Laufey把他的儿子带回家,这并不是他在强迫被捕的精灵把他带到亚斯加德时所期望的,但这至少代表亚斯加德没有夺去所有理于属于约顿海娒的事物。


V.

这是Thor第一次面对某人的死亡。这并不像他自出生后一直听到的故事中的死亡。死亡是他的母亲一边哭泣着拥抱着他,一边告诉他不,他不能去看他弟弟的尸体,因为这只会让他更伤心。死亡是尝试去理解Loki怎么可能会——当然Loki在进行恶作剧时经常会做一些危险的事,但Loki怎么可能会…掉下去? Thor在早晨还见到过他的弟弟。他紧握着拳头,向他的父母尖叫要他们不要再对他说谎,因为Loki并没有死去,他只是在和他们开玩笑,他一定是的——而在他母亲跌坐在地上,她的裙子下摆平摆在地上围绕着她,肩膀颤抖着,手紧紧地按着嘴巴时,他终于停了下来。

Thor一路跑到他和Loki共用的睡房,他搜寻了每个角落,并对着空气说话,乞求他的弟弟现身。然后,在他父母追上他并各坐在他身旁时,他哀伤地、令人心碎地嚎啕大哭,而他的父母紧紧地拥抱着他。

终于,他睡着了。

在第二天会有场葬礼。他们仍然不让他去看Loki的尸体。他没法跟他作一个恰当的道别。他仍然不怎么相信。

在Loki的遗物中有一条手链。 Thor把它戴上手腕上,用衣服的袖子掩盖它。他感到好了一点。

但是他在很久以后才会再次露出笑容。他就像一团在亚斯加德的中心晃荡的雷雨云。他不会玩耍,不会微笑,也不常进食。

然后某天,他发现他可以去回想他的弟弟,去想Loki有次曾骗他去骑马廊里最桀敖不驯的那匹马,他只短暂地感受到喉咙像被什么堵住了,和心脏所感到的柔软的、疼痛的爱意。

他的弟弟逐渐地变成了仅仅一段回忆。和一条他从不除下的手链。


VI.

Loki希望他的父亲会为他而感到骄傲,所以他忍着那些总是很容易就填满他眼眶的泪水。在Laufey把他带离他的家时,他紧咬着嘴唇,没有哭泣。他很乖,他很坚强,他是一个亚斯加德的孩子。在Laufey带他走过比他想像中过的任何地方都更加黑暗的大陆上的冰雪和寒霜时,他没有哭泣。

他后来有哭泣,但只在他独自一人时。毕竟他并不真的是一个亚斯加德的孩子,而且他想念他的父亲、他的母亲、他的朋友。他甚至想念老Heimdall,即使那位守护之神严肃的态度总是令他感到害怕(还令他加倍大胆去隐藏他的畏惧)。最重要的是,他想念Thor。

即使在他对他的父母所感到的苦涩的、因被背叛而生的怒火在他心中被点燃时——他们欺骗了他,他们欺骗了他还让这些怪物带走了他——他从不责怪他的哥哥,他那肯定和他一样一无所知的哥哥。

慢慢地,他学会称呼Laufey为「父亲」,和称呼Helblindi和Byleister为「弟弟」。他想像他真正的家人——在他刚开始记事时抱着他的母亲、并不沉默或者冷漠却身为全宇宙里最伟大的人的父亲,他甚至比Laufey这个巨人更伟大——在做些什么。他想像他们告诉了Thor些什么。他想像Thor还会不会想他。他做过一些噩梦,梦到Thor现在蔑视他,用各种不堪入耳的称呼叫他,认为他只是个不会思想的怪物,不再爱他。他有过一些幻想,想像Thor只是在等待他自己长得更加高大和强壮,足够来找他和带他回家。

约顿海娒不是他的家。他学会了每年有一个星期会在雪下生长的花朵的名字,他也学会了如何用双手控制冰雪,他也研发了一些恶作剧去吓人,去吓那些取笑他这个王子又弱小的又自以为亚斯加德人的人。他结识了新朋友。

他逐渐长大,亚斯加德也逐渐变成了很遥远的事,变成了他曾经梦到的光芒。他逐渐地接受了他永远也不会回去的事实。有的时候,有人会看到他磨蹭着自己的手指根,仿佛他在把玩一只戒指。


VII.

Thor长大了。他变得强壮、自负和大胆,而他的父亲不信任他的能力。而即使没有了他的弟弟在他身边诱导他*2,不知怎的有一天他仍觉得自己有件一定要做的事。他想起了他小时候Odin曾告诉他的故事。与约顿海娒的战争的故事。歌颂着力量、荣耀和鲜血的故事。他会像故事中的英雄般证明自己。

他说服他的朋友们伴随他前往约顿海娒的远征。一场力量的展示。他把Mjolnir挂到他的腰带上,手指描绘着他手链表面的刻印*3。在他触碰手链时,他感到自己距离他失去了的弟弟更近了,但他许多年没有为它深思;它变成了仅仅一个让他感到安慰的手段,一个习惯。

他们说服了Heimdall送他们过去,即使Thor仍然像童年时一样害怕这位守护之神。

当他们抵达约顿海娒,Thor因为寒冷的温度而颤抖,但他不会思考撤退的可能性。这是他命中注定要做的事。他很肯定。


VIII.

Loki长大了。他变得阴暗、狡猾和睿智,而Laufey也不得不承认他将会成为一位优秀的君主。 Loki不觉得这个想法有吸引力,但他把这个意见藏在心底。而某个在约顿海娒短暂的春天里的清晨里,他想要寻找一棵稀有的雪生植物,去帮助他施展一种他特别擅长的魔法。他组织了一伙人去伴随他;他觉得这是一件一定要做的事。

他们一行人长途跋涉,前往一个他只去过几次的山谷。

当他们到达时,他意识到还有其他人在,但已经太迟了。

一团人数不多的亚斯加德的部队,带着武器,即使在黑暗中仍闪闪发光,他们在这组约顿海娒发现他们的存在前发起了攻击。鲜血溅洒在冰雪上。 Loki的守卫在他身旁战斗,但他却站在原地不动。

那是Thor。

那不可能是其他人。

他就像太阳般耀眼。他就像神祇般勇猛。他戴着这么多年前Loki留下的手链。他是这么的美丽。

Loki是这么强烈地想念他。

他踏出魔法所制造的阴影。他想要相信Thor是来找他的。 Thor是来拯救他的,就算这么时间过去了。他们会永远是兄弟。他们不可能变为陌生人。不可能变为敌人。

他看见划过空气的Mjolnir,心脏漏跳了一下。

在Thor杀死他时,他仍是微笑着的。


IX.

所有的约顿海娒人都被杀死了,而Thor感到很骄傲。在这场战役后,这些可憎的野兽将会再次潜回他它们冰冷的藏身之处,而且在未来一千年都会藏在那里。

但Thor在最小的约顿海娒人旁蹲下,握起它*4冰冷、瘫软的手时,却感到像是要把心脏刺穿的罪恶感。他不确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他只被它手指上突然的闪烁吸去了注意。而拿走这样一个漂亮的、小小的战利品当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这将会是给他父亲的证明,证明他将会以力量和智慧带领亚斯加德。

在他们回去彩虹桥时,他把这枚戒指紧紧地握在手中。他握得太紧,使戒指划破了他的手掌。

在他向父亲展示这枚戒指和交代经过时,他的母亲也在场。他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是她看到戒指后惨白的脸庞。

他只见过一次他母亲这样哭泣。

他只见过一次他父亲的眼睛这样空洞和苍老。

他们把早该就告诉他的真相告诉了他。

自从他长大后,他就再没有这样尖叫过。

自从Loki死去后。*5


X.

他的父亲放逐了他,而他也自愿地离开。他没有怎么注意在他周围发生的一切。

他被流放到中庭,他孤独而无助,失去力量并不堪一击。 Odin说这是为了教导他去变得谦虚和自制。他希望这是对他的惩罚。

在每个夜晚,他都会看见那细小的约顿海娒人溅在雪上的血液,它凹陷的头骨,和它没有合上的、凝视着他的眼睛。在每个夜晚,他都会泪流满面地醒来。他的弟弟。他的Loki。

至少Odin没有把那条手链从他拿走。虽然其他所有事物都被留在亚斯加德,但他仍然拥有那条手链。

他知道Mjolnir和他一起坠落。他甚至没法承受去取回它的念头,想到他曾用它做了什么。

他独自在沙漠中坐着,在附近的城镇里游荡,乞求别人施舍食物和水。他没法原谅自己,即使他当时不可能会知道。

但逐渐地,他拥抱他的毁灭 。他将会活过这段凡人的生命。他将会承受他曾施加在他弟弟身上的厄运。他同意去给一个男人去当搬运工。在其他工人说笑时,他会微笑,但那是个虚假的微笑。

然后有一天,他看见一个不知从哪里出现的小孩独自地在这中庭荒芜之地行走。一个拥有像羽毛般的黑发和聪明的绿眼睛的小孩。

他知道这不可能是其他人。

他感觉到自己一直把那那杖戒指紧握在手里,他在那里呼叫他的弟弟。他把本当属于他的戒指归还 。*6

Loki用手指抚摸戒指冰冷的金属表面,然后他伸手向藏在Thor法兰绒衬衫袖口下的手链。

自从他还是个孩子时之后*7,在他生命里第一次,Thor知道一切都会变好的。



---End---



1.「他將要做的事」指把Loki還給Laufey
2.指雷神1中Loki引誘Thor去約頓海娒的劇情
3."the decorated surface of his bracelet" 被我改了意思……orz
4.這裡的代詞是”its”
5.這裡的「Loki死去後」指Odin和Frigga騙Thor說Loki死了的時候。全句應是「自從Loki死去後,他就再沒有這樣尖叫過。」
6.這段很難翻,求高人指點。
7.指Odin和Frigga騙Thor說Loki死了的時候。

【授翻】【蜘蛛俠三部曲/Smallville】

You'd Make a Great Dread Pirate Roberts


原作者:marcicat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chapters/6222065




三個沒有在電影中出現但應該有的場景


 

1.就只是問問,Harry在失憶後怎樣拿回他的綠魔裝備?

 

Peter應該是以蜘蛛俠的身份把哈利送到醫院,但如果是這樣,他就不能在坐在等候室裡。而且他就不能得知Harry的情況——沒有人會把「蜘蛛俠」寫在自己資料的「緊急聯繫人」那欄上。再加上,他必須處理一下Harry的綠魔裝備。所以,Peter把綠魔裝備扔在他的公寓,又換了衣服,並聆聽着救護車的聲音。當救護車到達後,他待在Harry附近。他甚至嘗試背誦Aunt May和Uncle Ben以前每個星期天拖他去教會時唸的祈禱詞。他的頭腦固執地保持一片空白。他已經很久沒有相信上帝,只相信着自己的能力,和命運的變幻無常。

 

之後,在Harry甦醒後,Peter試圖忘記有一塊綠魔滑板正藏在他的衣櫃裡。畢竟連Harry都已經忘記了。但每當Harry笑著說「嘿,伙計」時,Peter都會想起它。在他再也無法忍受它時,他把全部綠魔裝備都放在一個箱子裡,寄給了Bernard,沒有回郵地址。管家當然知道在自己的房子裡發生了什麼事;他會知道要怎樣處理它的。


 

2.誰說超級英雄不會互相幫助?

 

出於對他朋友願望的尊重,Peter一直等到Harry昏迷。然後,他打開手機,並以最快的速度撥號。Mary Jane看起來很震驚。 「你在給誰打電話?」她問,她的聲音顫抖著。

 

「一個可以幫忙的人,」Peter告訴她。已經有太多的死亡了。只要他能夠阻止,就不會再有人死去。

 

「你在哪裡拿到手機的?」Mary Jane問。

 

「綠魔滑板。」Peter心不在焉地回答,終於有人接電話了。

 

「你好,這是Clark Kent,」在電話另一端的聲音說。

 

「這是Peter Parker,」他快速地說。 「我需要幫助。」

 

Clark的聲音變得嚴肅起來。 「要多快?」

 

Peter看著Harry。 「快,」他說。 「或者再快點。」

 

電話線路上有一陣電流的聲音*1,然後一陣風擾亂了光線。超人已經來到。 「幹,」他說,走進場景中。「發生了什麼?」

 

「一個漫長的夜晚,」Peter說。他抬起頭,他的視線模糊不清,他不知道他還能保持清醒多久。 「來點醫療護理?」

 

「給他,還是給你?」Clark問。然後他搖了搖頭。 「算了,當我沒問過。去瞭望塔?」Peter疲憊地點點頭。 「那她呢?」

 

Mary Jane在另一個穿着緊身衣的超級英雄出現時已經完全呆滯了,但她在聽到他的話時回過神來,從Harry身邊退開。 「不,」她顫抖著說。 「這不可能。」她渾身發抖,Peter求助地看著Clark。

 

「在這裡等等,」超人告訴她,跪着把某種傳送器放在Harry身上。 「我會派人過來。」他把手放在Peter的肩膀上,再次拿出了他的電話。 「Aurora*2,」他說。 「有三個人,我們準備好了。」Peter閉上眼睛以抵抗一陣眩暈。


 

3.難道你不覺得那場葬禮顯得很做作?

 

「我才不回去。」

 

「你不能就這樣消失。」

 

門被打開時,他們都抬起頭。 「哦,太好了,你們醒了,」Clark說,大步走進房間。他穿着T恤和牛仔褲,向他們露出一個閃亮的微笑。 「你們感覺怎麼樣?」

 

Peter聳聳肩,而Harry則皺眉。 「你是誰?」Harry懷疑地問。

 

Clark倚着一個可能是難以置信地先進的外星醫療設備的東西,並把手插在口袋裡。「我是Clark Kent,」他說。「也就是超人,」他補充說,好像他突然想起這事。 「你在瞭望塔裡,這是正義聯盟所使用的軌道空間站,用來留意地球及附近的星系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在幾個月前遇到了Peter,那時候我們的點對點傳送器需要一些幫助。我們也在這個星球放了一些最好的醫療設備—— 也許不只是在這個星球;正義聯盟裡有很多外星人。你們兩個昨晚的狀況糟透了,但是AI說你們會沒事的。」

 

他停了下來,並充滿期待地看著Harry。 「真的?」Harry說。 「我們會沒事?」

 

「告訴過你了。」Peter說。

 

「我還是不會回去,」Harry告訴他。

 

Peter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最近,他所有的回答都是錯的。他自己的生活分崩離析。他以為他至少能夠幫助Harry,讓他的生活不會像自己的一樣,但現在他不能確定。Peter只是看著他。Harry也看著Peter,什麼也沒說。

 

「也許你們都需要休息一段時間,」Clark圓滑地建議。 「你覺得意大利怎麼樣?」


 

他們在別墅裡沒有的三樣事物

 


1.鏡子

  

顯然而見,所有多錢又多疑的家庭的繼承人都懂得如何捏造自己的死亡。Harry甚至編造了一份遺囑,以及一連串的銀行賬戶,令他幾乎繼承了自己所有的財產。儘管如此,他的家仍需要清理一下——尤其是那個實驗室 ——以免律師在檢查時發現些什麼。在這一團亂中,Peter小心翼翼地把電腦設備放到箱子裡,而Harry在收拾一堆財務文件,Harry突然說,「有時候我會在鏡子裡看到我父親。」

 

Peter看過去,嚇了一跳,但Harry正盯着他面前的文件。嗯。「我長得像他所以會想起他」的見到父親,或看到真的見到他的見到父親? 「他對我說話,」Harry補充,仍然低着頭。

 

好的。Peter深吸了一口氣。他提醒自己,雖然Norman Osborn是第一個試圖殺死他的人,他沒有毒液那麼「恐懼的化身」*3,並且甚至沒Flint Marco那麼「我感到很內疚」*4。他還提醒自己,很有可能(基於他看過幾眼的那種綠色汽體東西的公式),精神和/或心靈上的溝通可能是Harry的超級能力之一,而他的朋友不是真的瘋了。儘管如此。 「或者我們在意大利不放鏡子?」他提議。

 

「好,」Harry說,仍然看向別處,但聽上來放鬆了不少。 「好主意。」

 


2.新聞 

 

除了沒鏡子之外,度假別墅裡也沒有電視。也沒有互聯網,也沒有報紙,也沒有雜誌。Peter Parker和Harry Osborn 在享受他們遠離煩囂的假期。他們睡覺、游泳、吃飯。Peter花很多時間思考。Harry花很多時間躺在陽台,遠望着天空——Peter不知道他是否也在思考,還是感到無聊。


 

3.雷雨

 

他們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用正義聯盟的傳送器去到度假別墅。在第三夜,它開始下雨了。一場傾盆大雨,從黃昏開始,到黑夜亦仍未停止。這場暴雨帶來了閃電,和震動窗戶的巨大雷聲*5。Peter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他的床,然後走向廚房,一邊走一邊開燈。所有的窗簾都被拉下,房間裡的每一盞燈都開着。Peter坐在廚房的中央,乾啃着穀片。

 

在差不多一個小時後,Harry找到他。Harry迷迷糊糊地走出他的房間,因突然的光亮而瞇着眼睛。「Pete?」他充滿睡意地問,撓了撓頭,「怎麼了?」

 

「上次我在下雷雨時睡覺,我被一個外星生物附身,然後黑化了。」Peter解釋,沒有從地板上起來。

 

「哦,」Harry說,「好吧。」然而他並沒有回去睡覺,反而從櫥櫃裡拿了另一盒穀片,和Peter一起坐在地板上。在一分鐘後,他用一個深思熟慮的語氣說:「你知道,你有聽說過你應該更頻繁地收拾你住的地方嗎?」

 

Peter向他丟了一手穀片。

 



三場真的應該發生的談話 


1. 「我很抱歉」

 

Peter擺弄着一組他在門廊找到的木塊(blocks)。Harry又在畫畫了。Peter認為一切平淡無奇*6,除了Harry正盯着大海畫水果。Peter把木塊以顏色排序,嘗試找出應如何開始。

 

「你覺得為什麼會有木塊在這裡?。」Harry突然問。他看向Peter正坐着的位置,用畫筆指了指那些木塊。

 

「我不知道,」Peter說。「我沒有去想為什麼,真的。你看——」他停頓,「我真的很抱歉。」

 

「你在因為不知道那些木塊的由來而道歉?」Harry聽上來很困惑。

 

「不——」Peter搖頭。「我在為——一切道歉,我想。」

 

「『一切』指令我們都完全康復,在意大利的一個別墅渡假,還有正義聯盟幫我們買日用品?」



Peter深吸一水口氣。Harry在給他一個下台階,但Peter已經逃避得太久了。「『一切』指你父親的死亡、對你說謊、對你的臉丟炸彈,還有差點害死你。」



他們沉默了一分鐘。Peter用姆指磨蹭着一個紅色木塊的邊緣。「我知道,」Harry出乎意料地說,「我也是。」另一個漫長的停頓。「我也很抱歉,」他說。「我也知道只是道歉並不代表些什麼。但我覺得我們還可以做得更好。」他終於轉身,直直地看進Peter的眼睛,「我知道我想去嘗試。」

 


2.「我也不。」

 

他們躺在海灘上。Peter把他的T恤披在臉上以遮擋陽光。他正漂蕩在就要睡着的那種微妙的感覺中,這是完全可以的,因為他沒有地方要去,沒有人需要拯救,沒有臨近的死線,也沒有約定要出席什麼。他可以聽到海浪,海鳥和他自己的心跳。



Harry以一個像海浪的節奏般柔和的聲線低聲說道:「我不愛Mary Jane,不是真的。」



「我也不,」Peter沒有思考就回答,仍然在清醒和入睡之間的邊界遊移。



當他理解他們剛說的話,Peter就彈了起身。「上帝啊,」他說。他盯著Harry,眼睛裡充滿了震驚。Harry回看着他,不發一語。

 


3.「想打擊罪惡嗎?」

 

「你知道有什麼很奇怪嗎?」Harry把芝士灑在鍋裡,沒有等Peter回應。「我整個人生中,我的目標幾乎都圍繞着我父親——嘗試令他滿意、跟他對着幹、為他復仇。而現在我甚至都不再是個Osborn了。」

Peter從電腦屏幕上抬起頭。他一直在想給Aunt May的電子郵件裡應該寫什麼,而且完全不知道應如何回應Harry的話。雖然如此,他們都應該在溝通方面下功夫。「那樣感覺好嗎?」他問。

Harry聳了聳肩。「我猜,」他說,「我是說,我很高興離開那一切。但我感覺像那部電影中的那個人,你知道嗎?我以往把所有的精力都用來嘗試殺死蜘蛛俠,而現在我都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好。」


「你有沒有考慮過打擊罪惡?」Peter問。

 



三個他們邀請到別墅的人


1.Mary Jane


Peter在瞭望塔打電話給她。Harry在瞭望塔打電話給她。Peter在Harry清理冰箱時在公寓外打電話給她。Harry在Peter告訴Aunt May他會離開一陣子時在他的公寓裡打電話給她。她一直都沒有接聽電話,她也一直都沒有打電話給他們。


最後,Peter打電話給劇院,問Mary Jane Watson下一次表演是在什麼時候。 「你肯定這是個好主意嗎?」Harry問。


Peter不肯定。他那時真的什麼都不肯定,只除了一件事。「我需要去見她,Harry。我需要去確定她沒事。」

 

 

2.Clark

 

他們並沒有真的邀請Clark,他只是隔幾天就出現一次,問他們需要什麼生活用品。一天,Lex代替他出現了——突然出現在客廳的中間。 「嘿,」他漫不經心說。


「Lex Luthor?」Harry問。


Peter立刻很擔心。 「Clark在哪裡?」他想要知道。他希望紐約沒有發生什麼事。


「我也很高興見到你們,」Lex說,聽上來被逗樂了。 「Clark在和正義聯盟正在做一些…」他揮揮手做了個含糊的動作,「有關海牙*7的事情。我在LexCorp已經做夠了那種事;我不需要在聯盟做宣傳時跟着他們。」他在環顧房間四周,並看了那些木塊——Peter在暴雨期間把老們從門廊帶走。 「所以你發現這些木塊了,Jason說他覺得它們在這裡。」


「Jason?」Peter問。


Harry還在原來的問題上。「Lex Luthor?」他重複。


「獨一無二的那個,」Lex回答。「你們兩個想要買什麼?」


 

3.Penny Marko

 

「你認識我爸爸嗎?」


Penny和她媽媽乘坐LexCorp噴氣機抵達。Emma一開始對這個提議感到懷疑,但超人的支持對這樣的情況有幫助。「超人」向Emma保證,給Penny參加實驗治療計劃的邀請是完全合法的。其實這個計劃是為Penny度身訂造的,然後再慢慢擴大——這是Peter所知道——這並沒有被超人提到。他的頭腦還在思考一切事情的發展。


「Parker先生,你認識我爸爸嗎」Penny充滿希望地看着Harry和Peter。他注意到Penny的媽媽給他一個警告的眼神,想知道Harry說了什麼。


「我有遇見過你爸爸,」Peter緩慢地說。「他告訴過我,他非常愛你。」Peter停了停。下一部分很重要,他想說得好。「Penny,每個人一生都必須做出很多困難的選擇。而且我不太了解你爸爸所做出的選擇,但我知道這一點:你爸爸幫助了我做出選擇去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這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件很特別的事。」


Emma看起來很驚訝,但Penny只是點點頭。Peter安心地嘆了口氣。他能做到的。

 



1 原文是burst of static。不是電流的聲音,應該是無線電干擾時出現的一種聲音。但「無線電干擾時出現的一種聲音」太長了。

2 對DC不太熟,不知道這是誰……

3 原文:scariness quotient

4 原文:most-guilt-inducing

5 這段原文很美很多形容詞……/_>\

6 原文:Peter would have called it a still life

7 Hague,一個在荷蘭的城市

腦洞們

想看Norman&Peter友情/親情(?)向啊啊啊
想看Peter在第一集結局成功救到Norman啊啊啊啊



腦洞:


Norman看到有關蜘蛛俠的新聞時一臉擔憂的樣子。


Harry因此以為蜘蛛俠是Oscorp弄出來的。



Norman嘗試讓Peter向Aunt May坦白。


結果Peter坦白時一直吞吞吐吐,讓Aunt May以為他在嘗試向她出櫃,並向他說:「其實我早就知道了。」


嘩,天大的誤會。雖然Peter真的是gay



Norman拉Peter去喝酒,結果自己喝醉了,不斷向Peter抱怨Harry的品味多麼差,自己有多不喜歡MJ,又問為什麼Harry不和Peter搞在一起,「如果你們結婚了的話,我就可以名正言順把公司留給你了。」


而Peter覺得Harry的品味是遺傳自他父親的。看看Norman的裝甲。



在Norman酒後吐真言後,他開始光明正大地嘗試撮合Harry和Peter。
MJ看出來了,而Harry卻毫無知覺。



Norman在Uncle Ben忌日試着安慰Peter,跟Peter說起自己曾在一個科學展覽中碰到過Peter的父親,對方非常聰明,Peter很像他,他父親會為Peter感到驕傲的諸如此類,結果Peter反而被他說哭了。



Norman獨自一個人到Uncle Ben墓前,對着墓碑說,他在養大Harry時已經搞砸了,不會再搞砸另一個。



Norman在Peter和沙人的對戰時跑(飛)去救他,為他擋下毒液的一刀。
Norman在Peter面前死去,腹部流着血,就像Uncle Ben當時一樣。他們都因他而死。

Peter仍然要出席Norman Osborn的葬禮。

Harry亦因此怨恨蜘蛛俠。



說笑的。因為Peter十分機智,他早就令那看起來就很不靠譜的盔甲能夠擋刀。


Peter盯着不停捂着腹部裝快要死的Norman,不知道該說什麼。


Norman:「我是不是要死了?我被捅了一刀,當然我將要死了。聽着,Peter,我有個遺願——跟Harry結婚吧,Peter。」


拜託你裝死也多用一點演技吧。



Norman在Harry和Peter的婚禮上笑得讓Peter懷疑他又發病了。

【蜘蛛俠三部曲】True Love

CP:Harry Osborn/Peter Parker

*童话AU(嗯

*OOC。尤其是Norman(其实Norman真的是很可爱

*这篇文除了OOC和搞笑就什么都没有

 

True Love

 

「我很困,Harry,我需要睡觉。」Peter趴在桌子上,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


现在已经将近午夜,月光从窗户透入房间内,加上房间内的烛光,让气氛变得很适合接吻。


月光下的Peter很可爱(Peter本来就很可爱,Harry想),看起来也很适合接吻。


但Harry什么也没做,没吻Peter,只说:「我明天就要结婚了,Pete,再陪我一会。」


「我知道你很兴奋,我也为你感到高兴,」Peter把头埋在手臂里,「可是我真的是很困。」

 


你明天要和一个只见过一面的女人结婚了,而你暗恋多年的好友却说他为你感到高兴,你会有怎样的感觉?


坑爹啊。


但其实是Harry的父亲,Norman,坑的他。

 


在得知自己将要与别.国的公主结婚时,Harry当然有向Norman提出抗议。

 

Norman问他:「Watson有什么不好?样子挺漂亮的,应该是你喜欢的类型。」


Harry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反问:「你之前不是嫌弃她没脑子吗?」


Norman严肃地看着他,「我怕你无法处理一个聪明的皇后。而且,负负得正,你们的小孩可能会挺聪明的。」


「......」Harry深吸一口气,决定不反驳,「但是我不喜欢她。」


「所以?」Norman奇怪地盯着他,「我也不喜欢你的母亲。」


我知道,我还知道她的死一定与你有关系,但你也不能这样陷害我。Harry没办法,只好放大招,「我喜欢Peter。」


他知道Norman很喜欢Peter,把他当儿子般看待(有时候他怀疑Peter是否Norman的私生子,自己是否乱伦了),所以Norman有可能会同意他们在一起。


「我知道。」Norman简短地说。


「虽然你可能没想过,可是...」Harry睁大眼睛,「什么?你知道?那你为什么还要我和MJ结婚?你恐同?」


「要是我恐同,我早就在你和Peter搞时叫人把你拉出去吊死了。」Norman深沉地说,「我得说,儿子,你的品味比我年轻时好多了。」


「...为什么是吊死我?」Harry再次思考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爸爸,其实我还没有搞到Peter。」


「因为Peter是个好孩子,他...*」Norman突然停住了,「你说你们还没搞到一起?那么,Peter在晚上留在你的房间里时,你们在干什么?」


「......只是聊天。」Harry想用最近的柱子撞死自己。


「......」Norman的目光中充满同情和怜悯,以及更明显的幸灾乐祸,「改天你找Strom医生*检查一下吧。」


心好累,我果然不是你亲生的。Harry想倒在Peter怀里大哭一场。


 

婚礼当天。

 

心如死灰的Harry放弃了挣扎,任由仆人把各种礼服及装饰套到他身上。穿着骑士制服的Peter和未来的主教Gwen一起对着他这副滑稽的样子发笑。


Harry猜他的脸色一定很黑。Peter安慰:「其实你这样穿挺帅的。」接着他又掩住嘴笑了起来。


Gwen边笑边说:「应该差不多了吧?噢,你还得多套两件。哈哈哈,那个珠宝看起来很蠢。」


Harry向他们两个翻白眼,「我打赌我爸比我穿得更夸张。

「Harry,我得说,你这个赌输了。」穿着简单的礼服的Norman走了进来,看到Harry的模样,也加入了Peter和Gwen的队伍一起嘲笑Harry。

 

终于,Harry穿好了所有的制服。他们一起走到皇宫正门外,准备迎接公主。


在别国的船到达后,乐队开始演奏歌曲。


Harry希望Mary Jane会在下船时摔死,又或掉下海中溺死,被一头龙抓走也不错。


然后,一头龙真的突然出现抓走了Mary Jane。


「?????」

 


Harry和骑士Peter前往拯救Mary Jane。


在快要到达龙岛时,Harry和Peter来了场深沉的谈话。


「Pete,我们无法穿过那重迷雾的。」Harry说。


「为什么?只要你深爱的人在岛上,你就能越过障碍。」Peter回答,手里捧住一本书,「书上是这样写的。」


「...先不说那听上来很像童话故事的书有没有可信性,」Harry觉得与龙有关的书都很不真实,「我深爱的人也不在岛上。我不爱Mary Jane。」


「?」Peter看起来十分惘然,「可是,你父亲告诉我,你和Mary Jane在那场舞会一见钟情?」


…他真的要这样坑他的儿子吗。


「他说谎,我没有。」他真想用力地摇晃Peter,「你真的觉得我会和她一见钟情?」


「可是她挺漂亮的,应该是你喜欢的类型。」Peter说出了Norman曾说过的句子。


Harry才意识到,在他们心中,他的眼光有多么差。他感到很委屈,他的品味一直都很好。


「假如连我爸都知道我喜欢你的话,你怎么会不知道??」Harry崩溃了,「明明我一直都觉得你很聪明!」


「……哦,」Peter干巴巴地说,「你经常偷我的东西,不小心地弄丢我的家课,无意地烧掉我的书,然后你父亲还觉得你爱上我了。」


Harry对自己的行为被形容成小孩子的恶作剧感到不满,亦开始意识到之前自己默默地在心中形容为「Peter充满爱意的凝视」,其实只是「关爱神经病」的目光。


 

接着,他们的谈话发展到床上去了,亦越来越深入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做?Mary Jane还是被龙抓走了,我们又没办法穿过迷雾。」


「告诉他们那条龙搬家了。反正又不会有人知道。」

 


MJ:「Excuse Me??」

 


Norman拍了拍自己悄悄养的宠物龙,微笑着说:「计划通!」

 

 

~FIN~

 

*1:不,他们没有乱伦。


*2:你们还记得这是谁吗?



我有病

【蜘蛛俠三部曲】一个脑洞

CP:Harry Osborn/Peter Parker

*就只是一个脑洞啦

*看起来像non-con但最多也只是dub-con(∂ω∂)




假设Harry在他知道Peter是蜘蛛侠前,就发现Norman是绿魔,并使用了绿魔血清去强化身体,准备去打蜘蛛侠。但就在这时候,Peter放弃继续做蜘蛛侠。

 

Harry快要急死,因为只要蜘蛛侠一直不出现,他就不可能被找到,除非有人知道他的身份。

 

碰巧,Harry身边就有一个看起来肯定认识蜘蛛侠的人——Peter。

 

但是,Harry已经缠了Peter那么久,Peter还是不愿意告诉他蜘蛛侠是谁。更何况,他在酒会上打了对方两巴,使Peter在非常明显地回避他。自从那个酒会后,Peter就没再跟他说过话。

 

于是,似乎只剩下一个可行的方法。

 

Harry绑架了Peter以新绿魔的身份。

 

他以为Peter不会知道新绿魔是他,但Peter知道Norman是绿魔,就肯定能猜到Harry是新绿魔,而且Harry的装甲连额头都没遮住。

 

Peter想逃跑,但这样就会显示出他和蜘蛛侠的联系,所以他只好乖乖地戴着一个连住锁链的颈圈,被关在不知哪里的地下室里。

 

Harry本来只打算跟Peter讲道理,恐吓两三下,可是Peter还是不肯说蜘蛛侠是谁。

 

Harry感到很委屈,蜘蛛侠杀了他父亲,Peter却不肯告诉他蜘蛛侠是谁。

 

因此,Harry就想XPeter,他告诉Peter:「只要你告诉我蜘蛛侠的身份,我就停下。」

 

他拿了什么来蒙着Peter的眼睛,并脱了面罩,顺便把Peter的手也捆起来。

 

起初,他的动作有点粗♂暴(当然了,他的定位可是一个反派),在他听到Peter痛苦的呻♂吟声(装出来的,有蜘蛛基因的Peter其实不怎么觉得痛)时,动作变得温柔点。

 

可是Peter还是哭出来了。因为他又要控制住自己不要把手铐打破,又要控制住自己不要射♂出蛛丝,而且这他妈的太爽了

 

啜泣着的Peter在他们高♂潮后,瘫在Harry怀里,Harry戳了戳Peter软软的脸颊:「你还好吗?」

 

「闭嘴,Harry。」精疲力竭的Peter没经思考地回答。

 

Harry被吓了一跳,「你知道是我?」

 

Peter胡乱地点点头,只想要快点睡觉。

 

Harry扯掉了遮住Peter眼睛的布条,然后他们就开始疯狂地啪啪啪





你觉得我会把这个脑洞写出来吗?当然不,别想太多(,,・ω・,,)

只撩不开车可是我们的传统;)

哈哈哈嘻嘻嘻嘿嘿嘿呵呵呵ヽ(✿゚▽゚)ノ


【蜘蛛俠三部曲】Prison of Days

CP:HarryOsborn/Peter Parker

时间旅行者AU(和尔双GN撞梗了(这是绿蛛开始迎来春天的先兆啊(想太多

迟来的托比生贺(只迟了两天,有进步(。

就是个小白文_(:зゝ∠)_补充一下糖分*

OOC预警 。渣。矫情

 

 

Prison of Days

 

 

Summary:Peter患有「时空解离症」,会不自控地穿越时空。他病发了五次,而每次都会到达Harry身边。

 

 

 

In the deserts of the heart

在心底的沙漠里

Let the healing fountain start,

让能够抚慰的水池启动,

In the prison of his days

在时间的囚牢里

Teach the free man how to praise.*

教导自由的人如何歌颂。

 

 

 

在他们同居后,Peter曾向他坦白自己患有家族遗传的「时空解离症」,会不自控地穿越时空。但当时Harry只以为他在一脸严肃地说笑。毕竟这太——科幻了。

 

讲道理,「时空解离症」这个名字已经够科幻的了,更别提穿越时空了。这样想着的Harry却没有想过自己家的企业是间多么科幻的企业。

 

直到八岁的Peter出现在他家里,他才意识到,即使是Peter也不会说一个这么无聊的笑话。

 

那时候,Harry正瘫在椅子上,呆滞地望着電腦的屏幕,尝试完成自己的论文。他一脸生无可恋,正打算偷Peter的论文来「参考」一下,突然一个小孩掉在计算机旁边,打翻一杯冷掉的咖啡。

 

Harry被吓得不小心关了文档(在没有保存的情况下),目瞪口呆地与小孩对望。

 

男孩看起来就像Peter,还有着与Peter一模一样的蓝色大眼睛,Harry绝对不会认错那双眼睛。而且Aunt May曾经让Harry看Peter小时候的照片(包括一张Peter穿着裙子的照片),男孩和相片中的Peter没有任何分别。

 

他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接受Peter真的患有「时空解离症」的事实,装作轻松地问:「嘿,Pete,你每次穿越都是用这么奇怪的方式吗?」

 

Peter支撑起身体,放好Harry的杯子,看起来快要被吓哭了,「我、我不知道...这是我第一次病发。」

 

Harry看到男孩快要真的哭出来了,连忙把他抱到怀中,揉了揉他的头发,安慰道:「不要紧的,Peter,穿越时空其实也不怎么可怕。老实说,这还有点酷呢。」

 

「可是,」Harry能看出Peter在很努力地不让泪水掉下来,「爸爸就是这样死去的。」

 

Peter可没跟他说过这个,他从来没说过这什么「时空解离症」会让人死去,他根本就没说过他每一刻都可能会死亡。

 

「那是怎么回事?」Harry问,即使他知道他不应该发问,但他有必要弄清这件事。

 

「我不知道,他去了两年后的时空,然后就死在两年后。我不知道他怎样死,妈妈也不愿告诉我。接着,妈妈也死了。」眼泪从Peter的脸颊滑落,「我也会死吗?」

 

Harry觉得他的确不应该问这个问题。他温柔地替Peter拭去泪水,「不会的,Pete。我会保护你,不论在住何时间。」

 

「真的?」Peter问,他的婴儿肥总是让Harry想捏捏他的脸颊。

 

「真的。」Harry对坐在他大腿上的男孩郑重地点头。

 

 

过了一会,在他们一起吃着Peter(这个时间在线的)买的薯片时,Peter消失了。

 

他回到自己的时间线了。

 

 

Peter进门时,盯着瘫在沙发里的Harry,说:「那是我的薯片,Harry,你得买一包回来。」

 

「别这么小气,Pete,」Harry摆摆手,「我整天都在照顾八岁的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在今天会穿越过来?」

 

「我忘记了,我那时只有八岁,还吓坏了,对这里的印象很模糊,」Peter坐到Harry旁边,「原来你就是那个哥哥。」

 

「Pete,你小时候长得很像一个女孩。」Harry突然一脸严肃地说,「很可爱。我完全明白为什么Aunt May会想让你穿裙子。」

 

Peter翻了个白眼,「你论文写完了?」

 

Harry脸色一变,急忙地冲去检查電腦,发现文件果然不见了,他哀嚎:「Pete,救救我!」

 

Peter愉快地吃那包薯片,「你刚才说我像女孩子。」

 

「别这么小孩子气,Peeeeeeeeete。」

 

 

即使Peter忘记了那个温柔的大哥哥所许下的承诺,他仍然每次病发都会到达Harry身旁。每一次。

 

 

第二次Harry遇到另一个时间在线的Peter,是在一个清晨。

 

Harry在醒来不久后,嗅到了从厨房传来的香味,他惊喜地从床上弹下来。Peter的厨艺非常好,但他最近都没有给Harry弄早餐。因为Peter总是不在。即使他们同居了,Harry却比以前更少见到Peter。

 

他冲到厨房,看见Peter在给他煎香肠,他幸福地深吸了一口美食的香气,说:「噢,Pete,我真的很爱你。」

 

Peter微笑,回答:「早安,Harry,热香饼被放在桌子上了。咖啡你得等等。」

 

Harry欢呼,「你给我泡咖啡!」

 

「是的Harry,你再说话不吃,食物就要凉了。」

 

「话说,Peter,你昨晚不是说你今天要去某个博士的讲座吗?你不是应该早就出门了吗?」Harry突然想起。

 

「因为我不是今天的Peter。」Peter耸耸肩,把煎好的香肠放在碟子上。

 

Harry差点呛到了,「真的?你来自哪个时间?」

 

Peter看向时钟上的日期,「大概一年多后。」

 

「你来自未来?酷!」Harry兴奋得忽视了刚煎好的香肠,「未来是怎样的?Oscorp怎样了?」

 

「...Harry,听我说,」Peter认真地似乎要说什么重要的事,可是他却停下了,像是说出这个句子会让他们都坠入深渊。

 

「Pete?」Harry不明白,Peter每一次穿越都要哭吗?

 

Peter摇头,勉强地挤出一个笑容,「上帝啊,Harry,我很想念你,我很想念这一切。」

 

「我死了?」Harry问。

 

「不,」Peter捂着眼睛,脸上流露出疲惫,「不是的。只是......我......我只是太累了。」

 

Harry想给他一个拥抱,只是Peter看上来脆弱得一个拥抱都能把他弄碎。

 

直到Peter离开这个时间线,他们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在差不多一年后,在Norman死后,在Peter离开他们同居的公寓后,Harry开始理解Peter的意思。

 

他也很想念Peter,很想念他们同住时的一切,想念蜘蛛侠成为他们话题的中心点前的时候。

 

但他不理解Peter当时的眼神,Peter看着他,就像在看着他非常想念的、却又永远失去了的事物。

 

Harry想告诉他,不是那样的。只要他打一个电话给他,只要Peter告诉他他仍想跟Harry同居,Harry都会很乐意。

 

但不论那个Peter表现得有多么痛苦,Peter都没有告诉Harry他的感受,没有告诉他他就像Harry一样想念对方。反而他在逃避Harry的来电。

 

Harry有时会想起那个Peter的脸上的疲惫,他有时会想去找Peter,告诉他要多休息,告诉他自己有多想念他,告诉他即使他不愿向自己透露蜘蛛侠的身份,也没有关系,因为Peter比蜘蛛侠更重要。

 

尽管如此,他在真的见了Peter时,说的却是相反的话语。

 

 

再过了几个月后,在MJ和那个太空员的订婚酒会后,Harry怀疑自己是否就是当时Peter哭泣的原因。

 

 

两个星期后,章鱼博士绑架了蜘蛛侠到他家,以换取稀有的氚元素。

 

那天晚上,在蜘蛛侠出发前往阻止章鱼博士再次毁掉纽约后,Harry扫荡了家中剩余的所有酒类,醉得一塌糊涂,盯着父亲的画像,头脑一片空白。

 

他抬头看向突然出现的Peter,肯定自己喝得太多酒了,甚至出现了幻觉,因为Peter——蜘蛛侠——正在又一次地拯救这个城市,没空处理他和Harry的『小事』,不可能出现在他家里。

 

但Peter没有像他父亲的幻觉般消散,他弯下身,对Harry说:「上帝啊,Harry,你整身都是酒气,你喝了多少酒?」

 

Harry闭上眼睛,没有回答。

 

Peter叹气,用手背轻轻地贴上Harry的额头,这时Harry才意识到对方不是一个幻觉,而是别的时间在线的Peter。

 

他突然把Peter扑在地上,双手紧握成拳头,他想一拳打到Peter的脸上,想向Peter大吼大叫,想让Peter感受到他的痛苦。

 

但是他太累了。他累得只想倒在Peter身上。而且他还没准备好,他还不想和过去说再见。

 

Peter惘然地看着他,「Harry?」

 

「闭嘴。」他紧紧地抱着Peter,他的泪水流到了Peter的脖子上,让Peter感到有点痒,但Peter没有推开Harry,他轻揉Harry微卷的棕发,回抱了对方。

 

Harry都快要忘记和Peter拥抱的感觉,应该说,他快要忘记和Peter接触的感觉。

 

在葬礼的那个拥抱后,Peter总是在有意无意地避开和Harry的身体接触。Harry没有留意,但他应该要察觉到,他应该要知道Peter的异常。

 

Harry靠在Peter身上,让自己停止思考,慢慢地睡着了。

 

这次睡眠是他最近质量最好的一次。他终于没有作恶梦,没有梦到他父亲,没有梦到蜘蛛侠。

 

在他醒来后,那个Peter已经消失了,带着他们的过去,消失在时间之中。

 

 

然后又发生了许多事。

 

Harry成为了New Goblin,跑去找蜘蛛侠复仇,却在过程中失忆了。

 

Harry想起一切,想起Peter就是蜘蛛侠,于是他继续找蜘蛛侠复仇。不过他忘了他曾向八岁的Peter许下的承诺,不要紧,反正Peter也忘记了。

 

最终,他发现他的父亲不是蜘蛛侠杀的,而在那时候,蜘蛛侠和沙人及毒液的战斗已经踏入最后阶段。

 

Harry赶过去,可是已经太迟了。

 

毒液已经被解决,沙人也已经离开。但是蜘蛛侠——Peter——也已经停止呼吸。

 

Harry抱起他变得软绵绵的身体,Peter脸上有泪痕,但他是微笑着的。

 

Harry还有很多话想跟Peter说。

 

但在Harry还来不及说那些话,来不及和Peter和好,来不及再拥抱Peter一次,Peter已经死去了。

 

Peter已经不能听到他说话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Harry抱着Peter这样想着,你为什么在笑,你为什么不等等我。我需要你。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Harry?」刚刚穿越过来的Peter不太明白现在的情况,「怎么了?」

 

Harry紧紧地搂着他,压到他身上的伤口(他刚刚在处理章鱼博士和他的机器),「对不起,Pete,对不起......」

 

「怎么了?」Peter重复道。Harry仍然没有回答他。

 

「我很抱歉。」Harry说,他把头埋到Peter的颈窝中。

 

「没关系的,Harry,」Peter回答,即使他不知道Harry在说什么,「没事的。」

 

不会没关系的。Harry想告诉他,可是他的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不会没关系的。他刚刚才出席了Peter的葬礼,看着Peter一点一点地被埋在土中。

 

Peter无法再跟他说早安了,无法再给他一个拥抱,无法再向他露出一个像阳光的笑容。

 

而这都是Harry的错。

 

「这不是你的错,Harry。」Peter就像看穿了他的想法。

 

Harry摇头,他想到他应该告诉这个Peter未来、悲剧的始末、要如何逆转梦魇。

 

他张开口,准备告诉Peter一切时,Peter却从他怀中消失了。

 

 

Time has already come.

那个时刻已经降临。

Sun has gone and no more shadows.*

太阳落下,不会再有阴影。

 

 

Harry觉得好累。他也想离开。他想去找Peter。但在每一秒,另一个时间线的Peter,那个他失去了的Peter,都有可能会到达这个时空。

 

而Harry也就有可能改变过去。

 

「你为什么还不来?我等你好久了。」Harry怀抱着所有的希望和失落,对着Peter的墓碑说。

 

他很想念Peter,他渴望能再次见到Peter,活生生的、真实的Peter。

 

Peter还是没有来到。

 

 

Harry的时间不多了。但他仍然在固执地等待着Peter。

 

 

Can't give up I know and this life goes on,

我知道我不能放弃,这个生命将会继续下去,

I'll be strong, I'll be strong, ‘till I see the end.

我会变得坚强,我会变得坚强,直至我看到结局。

 

 

「你终于来了。」

 

Peter艰难地睁开眼睛,「嘿,Harry,你头上有许多白头发。」

 

躺在病床上的Harry看着Peter,发现对方正处于濒死的状态,「该死的,忍耐点,我叫医生过来。」

 

「不用了,你知道没用的。」Peter按住Harry伸向电铃的手,他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我只是想再见你一面。」

 

Harry知道他们的时间都不太够,他们的时间总是不够。要是有多一点时间,Harry就会知道真相。要是有多一点时间,Peter就不会死去。要是有多一点时间,他们就能有个美好的结局。

 

但他们的时间永远都不足够。

 

而他们也没有好好把握那不多的时间,于是他们不断地错过和失去,到现在什么都没法挽回。

 

Harry想跟对方说很多话,但他只有时间说最重要的:「我爱你,Pete。」

 

这不是他第一次说这句话,但当时他们都不真正理解这句话的意义。

 

「我也是,我也爱你。」Peter捂着伤口,任由泪水落下,「我不想走,我想留下,我不想离开你。」

 

「我知道的,」Harry说,「可是我们都没有办法了。」他颤抖地伸出手去摸Peter的脸庞,「我很想你。我一直都很想你。」

 

Peter点点头,整个人靠在墙上,心满意足地微笑,「我很高兴能再见到你。」

 

Peter无力地闭上眼睛,让时间把他带离Harry身边,把他带向终结。

 

 

即使他们产生误会,即使他们互相伤害,即使死亡将他们分隔,他们仍然深爱着对方,什么都不能改变这点。什么都不能。

 

 

Peter离开后,Harry开始安静地等待死亡把他带回Peter身边。

 

 

 

时间带走一切、夺走一切,到最后留下的只有黑暗。有时我们在黑暗中找到别人,有时在黑暗中又失去他们。*

 

但在他们失去对方前,他们用力拥抱过,这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

 

 

 

~END~

 

 

 

*1:这句话出自slash-cat的《同居的注意事项》(doge

*2:出自W.H. Auden的《In Memory of W. B. Yeats》(因为我要装逼(x

*3:这段和下段歌词都出自KY0UMI的《Glassy Sky》

*4:「时间带走一切、夺走一切,到最后留下的只有黑暗。有时我们在黑暗中找到别人,有时在黑暗中又失去他们。」出自Stephen King的《Green Miles》。

 

 

 

别怪我,我只是向你们学习(这个时候,不得不提You-Know-Who(。

...沒獎問答:You-Know-Who是誰?

哎哟,我跌倒了,要Peter亲亲才起来(x

 

【李托衍生拉郎】【骗子组】Lie With Me

Catch Me If You Can Xover Wonder Boys

CP:Frank Abagnale/James Leer

*我,掉进了,我为了陷害别人而挖的坑里(。

 

Lie With Me

在Frank让Brad念法文教科书第八课的第五个对话时,一个男孩轻轻地敲了敲门,走了进来。

 

即使男孩穿着一件大衣(为什么会有人在秋天穿那么厚重的大衣?),他看上来依然小小一只。他看着Frank,又看向黑板上Frank名字。他眨了眨眼,面无表情地说:「抱歉,Abagnale先生,我今天第一天在这里上学,找不到课室,所以我迟到了。」

 

「没关系,坐下吧。」Frank觉得对方看起来很可爱,「你叫什么名字?」

 

「James Leer,先生。」


 

Frank坐在校长室门外,等候校长和他父母的谈话完结。

 

有人走到他身旁,他抬头一看,是James。

 

「嗨,Abagnale先生,在等校长?」James问。

 

在Frank回答前,校长的秘书走过来,对James说:「上帝啊,Leer先生,你不应该陪着这个学生闹的。」

 

James面无表情地回答:「我很抱歉,但我真的不肯定他是否一位代课老师,毕竟上次Roberta请病假时,校方也雇用了两位代课老师。」

 

秘书摇着头走开了。Frank难以置信地看着James,「James,你是真正的代课老师?你看上来只有……」

 

James打断了他:「是『Leer先生』,Frank。」

 

「……」

 

「我没想到你居然会举行家长教师会和组织实地考察。你真可爱,Frank。」

 


两个星期后,也就是Frank离家出走、跑到James家、把James追到手并把他拐上床后,James躺在床上,任由Frank把玩他的头发,眼睛充滿笑意,「Frank。」

 

「嗯?」

 

「其实我是个作家,在匹兹堡念书,不懂法文,更不是法语老师。你和你的校长都被骗了。」

 

「?????」

 

~FIN~

Frank完全hold不住James啊(没办法,他主要技能是伪造文书嘛...(。

 

我明明很喜欢Terry/James的官配,也因为B站一个大大剪的视频而很喜欢Frank/Bud的拉郎配….可是...可是......

脑洞:

Frank:我叫Barry Allen,你呢?

James:我叫Peter Parker。很高兴认识你。

Terry(翻白眼):我还是Tony Stark呢。

#论Marvel粉和DC粉的爱恨情仇#


静静地看着他们流口水(。

【蜘蛛俠三部曲】Petering out

给 @slash-cat 的SY礼物季回礼(虽然质量完全比不上_(:3」<)_


CP:HarryOsborn/Peter Parker

诡异的半AU。大量私设。OOC。渣。矫情。bug很多。

 

「嘿,小蜘蛛,又见到你了。」Harry向蜘蛛侠打招呼,自来熟地坐在对方旁边,「这几晚你都好像在附近出没。」

蜘蛛侠没理会他。

「你还在为上次的事生气?」Harry问。他上次遇到蜘蛛侠时,对方正在在深夜追着三个在大喊救命的人。作为纽约的好帮手,他当然阻止了对方——结果那三个人全是通缉犯。「这可不能怪我,要知道,你的声誉不怎么样,JJJ几乎无时无刻都在骂你。」

「JJJ也没少骂你,」蜘蛛侠不满地说,「可我也没在你阻止银行抢劫案时跑来揍你。」

「好吧。对不起。」Harry拿起放在旁边的盒子,「请你吃块蛋糕作补偿?今天是我朋友的生日。」

蜘蛛侠沉默了一会,「为什么你朋友生日,你却不把蛋糕给他?」

「他离开了。」Harry简短地回答。

最终,他们一起吃掉了那个生日蛋糕——是PeterParker最喜欢的巧克力口味。

 

Uncle Ben的忌日是个晴天。

墓园有着死亡特有的寂静,不时有几阵微风吹过,扬起地上的落叶。Harry拿着一束雏菊,和Aunt May一起走过一排又一排的墓碑。

他们走到Ben的墓前,May惊讶地低呼——Ben的墓上已有一束素色的鲜花。

 

「你看上来没精打采的,」Harry对蜘蛛侠评论道,「让我猜猜,你肯定又被号角日报拿来做头条新闻了。」

蜘蛛侠把一份报纸扔Harry头上,Harry打开那份报纸,把内容念出来,「#皇后区命案疑为蜘蛛侠所为#。哗,JJJ一定真的很讨厌你,居然拿这种事来诬蔑你?」

蜘蛛侠从他手中拿回报纸,缓缓地说:「那并不完全是诬蔑。」

「什么?」Harry不可置信地大喊,「你的意思是你真的杀了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了那些被他杀死的人,」蜘蛛侠轻声地回答,像是在自言自语般,「我必须这样做。」

「但你这样做又和他所做的有什么分别?」Harry反问,感到很失望。

蜘蛛侠看向远方,「对那些被他杀死的人来说,这就是全部的分别。」

在Harry能响应前,蜘蛛侠已经荡着蛛丝离开了。Harry只能冲着他的背影大叫:「该死的,那到底是什么意思?说清楚点好吗?!」

 

在那之后,蜘蛛侠就拒绝再与Harry交谈。

 

勉强避开了电光人的攻击,Harry狼狈地滚到一旁。他敢打赌电光人又是Oscorp的产物,因为每次Oscorp某些计划的死线临近,各种奇奇怪怪的事就会发生。他好奇StarkIndustry是否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或许他凭该问问钢铁侠。

「操!」Harry大喊。他发现他的滑翔板被电到故障了,真好,他现在要赤手空拳地跟一个会放电的超级反派肉搏。

「哈哈哈——啊!!」正当电光人打算像某些经典反派般在打斗的间隙中说点什么时(果然是Oscorp的产物),他被踹飞了。

「噢,小蜘蛛,我以为我们在冷战?」Harry向纽约不太友善的邻居眨眨眼,然后冲过去一拳打在电光人脸上。

电光人愤怒地向他们射出电流,Harry绕过去狠狠地踢了他下身。蜘蛛侠趁机从墙上拆下一条铁水管,用力地敲打电光人的后脑。

「…你知道,踢敌人的生殖器官是不能让他们失去意识的。」蜘蛛侠喷出蛛丝把昏迷的电光人裹起来。

Harry耸耸肩,「但踢他时感觉很爽,谁叫他弄坏了我的滑翔板?」

「你的滑翔板不防电?」蜘蛛侠看向被Harry扔到一旁的天空行者。

Harry的脸变成了像他盔甲的青色,去他的,他当然会忘了给滑翔板做电流防护了,不然他怎会一直需要Peter给他补习?但现在Peter不会再提醒他了。Harry认命地叹了口气,回答:「考完试后我就会改进我的装备。」

「考试?」蜘蛛侠呆呆地重复,「你是个学生。我还以为,」

Harry等待他说完那个句子,但蜘蛛侠似乎没打算完成它。他们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沉默,有点像是Peter想看纪录片却发现Harry在盯着动作片的海报时的沉默。

过了一会,蜘蛛侠轻声地问:「为什么你想成为一个英雄?」

Harry纠结了一会,不太想回答对方,但既然蜘蛛侠刚刚帮助了他,「......我有一个朋友,之前跟你说过的,」Harry深吸一口气,「他很小个,软绵绵,很容易欺负。然后,他离开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连最好的私家侦探也没法找到他。我有点担心他,因为,你知道,他是那种走上街会被抢劫犯盯上的人,他总是会遇上什么意外。如果,我不停收拾那些罪犯,拯救那些遇到意外的人,说不定某天我就能找到他......」

「......」

「而且,如果是他的话,他会做相同的事。他相信着#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单纯善良得有点蠢。」Harry的悲伤浮现在困惑中,他低下头,「可是我很想他。」

蜘蛛侠紧握着他的手,「我肯定你的朋友也很想你。」

Harry顺手把对方搂在怀中,「有些时候,你会让我想起他。你们生气时都像在撒娇,挺可爱的。而且你们都很矮,抱起来也很舒服。」

蜘蛛侠用头重重撞击Harry,「我和你的朋友一点也不像。」他的语气有点怪异,但Harry没有察觉到。

「那你呢?你又为什么要杀了那个人?」Harry无视了蜘蛛侠的抗议,拍了拍他的头。

「......我没有杀他,他是自己掉下去的。但要是他没有死,我会杀了他。」蜘蛛侠轻轻地推开Harry。

「你不会的。」Harry告诉他。

蜘蛛侠摇头,「我已经不是你认为我是的那个人了。」

 

Harry真的觉得蜘蛛侠和Peter很相像。

他们都会突然说一些Harry听不懂的话。

 

Harry被撞击声吓醒了。他撑起上身,盯着从窗户掉进来的蜘蛛侠。

「我需要你的帮助。」蜘蛛侠抬手阻止准备发问的Harry,「是的,我知道你是绿魔,如果你是想问这个。」

Harry看着蜘蛛侠捂着腰侧的伤口,挫败地说:「都怪我的大嘴巴。」

他从浴室里拿来了急救箱,「枪伤?我找不到子弹?」

「我把它挖出来了,」蜘蛛侠有气无力地说,「这似乎让伤口更糟糕了。」

「那的确让伤口更糟糕了,笨蛋。」Harry一边为蜘蛛侠处理伤口,一边说,「你怎样知道我是绿魔?」

「...我知道Oscorp在两年前曾有一个打造超级盔甲的计划,尽管Osborn先生为了防止技术泄漏而把计划保密,但我有幸在Strom博士不幸逝世而导致计划中止前,得知有关计划,」蜘蛛侠看了Harry一眼,「而你的装备,虽然在外表设计上进行了很大的改动,但所运用的技术却非常相像。所以我曾怀疑绿魔是你的父亲,但你告诉我你还是个学生......」

「你居然觉我父亲会是绿魔?」Harry不可置信地说。

「呃,虽然他不太像是会当义警的人,但你也不太像是会当义警的人。」蜘蛛侠说。

Harry翻了个白眼,「首先,我的父亲恐高。其次,如果他是绿魔,他的外型一定会很难看。」

蜘蛛侠认同地点点头:「的确,你的父亲的品味有点...诡异。他设计的那套装甲...真的很丑。」

Harry阴沉地说:「我知道。」

蜘蛛侠没有回应他,他正盯着Harry放在床头柜上的成绩表。Harry不满地拿走它,「别偷看。」

蜘蛛侠抬起头,「成绩不错?」

「为什么你听上来很惊讶?」Harry坐到蜘蛛侠旁边,拍了拍对方的头。

「我没有。」看到Harry挑了挑眉,蜘蛛侠承认,「...我以为你成绩不太好。」

「我以前的成绩是不太好,」Harry说,「现在不是了。」

「什么改变了你?」蜘蛛侠问。

「......我那个朋友。」Harry回答,像是这就足以解释一切。

「似乎什么事情都跟你那位朋友有关。」蜘蛛侠安静地说。

「因为我真的很想他。」Harry看向成绩表,扯出一个微笑,「以前,他会说一些蠢得要命的有关科学的冷笑话,而我总是听不懂。可是,看着他那个傻傻的笑容,听不懂那些笑话也没有什么关系,不是吗?」

「…...」

「现在,我能明白那些笑话了,但他却不在了。他离开了。」Harry攥紧手中的成绩表,「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要离开?他会回来吗?他会想我吗?」

「……Harry。」蜘蛛侠抱着他,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

Harry把他的头倚在对方的肩膀上,突然感到一种熟悉的感觉,这让他感到安慰,但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什么都不明白,而Peter什么都没告诉他,「我觉得我爱他。」

 

圣诞节。

到处都挂满了红绿色的装饰,圣诞老人在给小孩子派礼物。

Harry又一次坐到蜘蛛侠旁边,「你不冷吗?你的制服看起来不怎么保暖。」

蜘蛛侠摇头,「平安夜还不回家?」

「家里没人,父亲大概又在加班。」Harry耸耸肩,「你又为什么不回家?」

Harry以为对方不会回答,但蜘蛛侠沉默了一会,说:「…我曾有一个家…但我害死了他。我没法再直视她,也没有勇气面对她……每一天我都想告诉她这是我的错、但要是他们知道了…」蜘蛛侠抬起头,看着城市的某处,「所以我离开了。可是我很想念他们。」

「他们不会怪你的。」Harry尝试安慰他,尽管他不知道详情,他却对自己所说的话深信不疑。

蜘蛛侠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Harry凑近对方,把一条墨绿色的围巾系在对方颈上,「圣诞快乐,小蜘蛛。」

「呃,我没有准备给你的圣诞礼物。」蜘蛛侠说。

「你可以陪我庆祝圣诞节,」Harry伸手搂过蜘蛛侠的肩膀,他真小只,「你看,我父亲又忙于工作,而我最好的朋友又丢下我了。你真的要让我一个人孤独地过圣诞?」

「好吧。」蜘蛛侠妥协。

 

「你一定要从窗户进来吗?」Harry抱怨。

「谁叫你不关窗?」蜘蛛侠以一种无辜的语气明知故问。

Harry瞪着他。

蜘蛛侠把两个玩偶放在桌上,「生日快乐。」

「我和你的玩偶?」Harry咧开嘴角,「你是认真的?」

「…我不知道该送什么给你。」蜘蛛侠捏了捏绿魔玩偶,「而且,他们的确是挺可爱的。」

Harry捏了捏蜘蛛侠的脸颊,「我觉得你也很可爱。比起两个玩偶,我更想看看你的样子。」

「……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的。」蜘蛛侠捉住Harry的手。

「但是我想。」Harry坚持。

「我也不会想知道。」蜘蛛侠低下头,放开了Harry的手。

「我们总是要面对真相。所有那些我们不敢说出来的事,我们不能一直逃避。」Harry缓慢地把蜘蛛侠的面罩摘下,这次蜘蛛侠没再阻止他。

终于,在接近两年后,Peter Parker再次站在Harry面前。Peter的蓝眼睛中只有他的身影,一向如此,这让Harry以为自己回到了无忧无虑的16岁。

「我很抱歉。」Peter的声音在颤抖,「你还爱我吗?」

「当然了,Pete。」Harry紧紧地抱着Peter,「欢迎回来。」

 

~FIN~

 

以防有人看不懂剧情:

Uncle Ben死了,Peter觉得这都是自己的错。于是他离家出走,成为了蜘蛛侠,希望这能够挽救他犯下的错误,能够补偿Aunt May,能够让Uncle Ben原谅他。当然,成为蜘蛛侠没让他感觉更好,只让他负罪感更深。而Harry因为Peter也成为了超级英雄。然后,他们相遇了。

 


【蜘蛛俠三部曲】Trouble in Paradise

虽然情人节已经过两天,不过也不要紧嘛…

CP:Harry Osborn/ Peter Parker

注:微AU。OOC。渣文。



看着这场电影的观众陆续从电影院出来,Harry愤怒地把口袋中两张电影票攥成一团,为了泄愤而把手中一大埇爆米花全倒进垃圾箱里。

这时候,有人扯了扯他衣服的一角:「Harry?」

他转过身,拉长着脸,说:「你迟到了。这星期第三次。」

迟到了两小时的Peter可怜巴巴地看着Harry,「对不起......我刚才在——」

「——给蜘蛛侠拍照,」Harry替他完成这个句子,「然后不小心把男友给忘了。」

Peter像只被踢了一脚的小狗般低着头,让Harry的怒气都溜走了。Harry挫败地叹了口气,牵起对方的手,安慰道:「至少我们还能一起逛街。」

 

但说真的,Peter总是在迟到。

 

当Peter又一次带着奇怪的瘀伤回来时,一个好笑的念头跳进了Harry的脑海里,他因那怪念头而发笑,但过了一会后,他发现那猜想挺有可能是真的。

他在床上搂着Peter时,终于忍不住问:「你在和蜘蛛侠搞吗?」

「什么?」Peter抬起头,愕然地看着他。

「你总是为了他而放我鸽子。」Harry闷闷不乐地说,「谁也知道蜘蛛侠只让你拍他的照片,他上次还故意砸了那个新来的摄影师的照相机。」

「Harry,你是在吃醋吗?」Peter看起来就是在忍笑。

Harry不满地捏了捏对方的脸颊,「别笑了,Parker。」

 

情人节。在几次尝试后,Harry总算烹调出令他满意的牛排。他充满期待地打电话给Peter,对方却告诉他他要在他们的第一个情人节给蜘蛛侠拍照。

Harry不小心地捏爆了手机。他需要和纽约友善的邻居谈谈。现在。

 

「我以为你不当反派了?」蜘蛛侠坐在天台边缘,托着头。

穿着绿魔套装的Harry怒气冲冲地问:「你在搞我的男友吗?」

蜘蛛侠差点从高空掉下去,「什么?」

「别装傻了。他因为你而总是缺席约会。就算他留下过.夜,他都会在深夜偷偷溜出去。每当有人说你坏话,他都会不高兴地撅着嘴。还有——」

「慢着,」蜘蛛侠打断了他,「你在情人节晚上跑来找我谈天,怎么看也像是你在和我搞吧?」

Harry瞪着他。

「好吧...虽然我一直在想要不要告诉你,但是......」蜘蛛侠停顿了一下,把面罩摘下,吻了Harry。

Harry一把抱着Peter,加深了这个吻。在他们终于分开时,Harry揉着Peter柔软的头发,抱怨道:「你这个小混蛋。 」

有点脸红的Peter只是傻傻地笑着。这个笑容让Harry把他拉进另一个吻中。

 

~FIN~

 

1)Harry戳了戳Peter的胸.肌,说:「我那时怎会相信你那关于二次发育的鬼话?」

Peter歪了歪头,「因为我看上去像不会说谎?」

 

2)「Pete,」Harry突然想起了什么,「你在约会迟到时其实是不是都在卖萌装可怜?」

「......」

「干。」


3)「Pete,以前我在做.爱时都害怕力度过大会伤到你。我想我不用再担心这个了?」Harry对被.操.得快要哭出来的Peter说。


【蜘蛛俠三部曲】Heart and Soul

CP:Harry Osborn/ Peter Parker


「你手腕上的文字是什么?」13岁的Harry锲而不舍地问。自从Peter得到了他的灵魂刻印后,Harry就一直孜孜不倦地重复这个问题,而他在得到只属于自己的字符后就更变本加厉。

 

Peter只是摇头,从不回答他。「Peterrrrrr,」Harry请求道,「告诉我吧。」

 

Peter固执地拒绝。Harry赌气地说:「好吧,你不告诉我,我也不会告诉你。」

 

这成为了他们之间的协议。

 


一个也许不太重要的事实:Harry的手腕上有着一个字体工整的词语——蜘蛛

 

 

「我以为你对生物不感兴趣?」被Harry拉着去看一个有关蜘蛛的纪录片的Peter说。

 

Harry没有告诉Peter他想看这纪录片的原因——他手腕上的文字。

 

他们不会谈到任何牵涉到灵魂伴侣的话题,他们总是如此。

 

十分钟后,感到无聊Harry倒在Peter身上。「Harry,起来,」Peter无奈地说,轻柔地揉了揉对方卷卷的头发。

 

整个下午,Harry都赖在Peter身上。

 

 

「为什么你会觉得有人想知道这些?」Harry打断了Peter,后者正唠唠叨叨一些有关蜘蛛的知识。

 

「我以为你对蜘蛛感兴趣。」Peter茫然地眨眨眼,显得很可爱。

 

Harry有股冲动想把Peter揉进自己怀里,所以他迅速地转换了话题,他向着Mary Jane的方向说:「你去跟她说话?」

 

Peter 摇头,「你去。」

 

于是Harry上前和MJ搭讪,在MJ告诉他她喜欢蜘蛛时,他愣住了。但他随即以熟练的把妹腔调覆述Peter刚才友情提供的小知识。

 

在参观完毕后,Peter却失去了踪影。Harry耸耸肩,转过身去邀请MJ一起去喝咖啡。

 

 

但是他忍不住在看到有关蜘蛛侠的报导时跟Peter提到灵魂伴侣:「你希望你的灵魂伴侣是个怎样的人?」

 

Peter歪了歪头。

 

「我希望她是个温柔的人,」Harry说,「而且要聪明,能够让我父亲不再烦我。最好对科学有一定的理解,可以帮助我管理Oscorp。最重要的是,她能够理解我。」

 

Peter低下头,捏着自己左手手腕,小心翼翼地说:「我只希望它是正确的。」

 

Harry突然想抱抱他。

 

 

后来他意识到Peter其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操。Harry坐在他父亲的尸体旁边,咒骂着,尝试理解他刚才所目睹的一幕意味着什么。

 

他手腕上的文字是「蜘蛛」,而一只常在纽约上空荡来荡去的人形蜘蛛杀了他父亲。

 

真他.妈的好极了。

 

 

他从没想过Peter是蜘蛛侠。

 

Peter是那的瘦弱,总是依靠着他以免受学校恶霸的欺凌。他总是对人怀抱着善意,绝不会伤害任何人。

 

他是那么的…美好。

 

 

他穿着经改良的绿魔套装,在高楼大厦间追击Peter。

 

他不肯定自己是否真的想要杀死Peter,但他肯定想要做一件事——

 

确定那个杀死他父亲的凶手不是他灵魂伴侣。

 

终于,他把Peter按在地上,压制对方的挣扎,用力撕开覆盖着对方手臂的制服——

 

Harry Osborn

 

他的名字。

 

他迷茫地看着Peter,发现对方眼中的惊恐。

 

Peter趁着仔他这一刻的分神,一拳把他揍到一旁。

 

 

Peter没有杀他父亲。

 

他真的早该想到的。他真是个白痴。

 

 

在解决了沙人和毒液后,Harry牵起Peter的手,抱怨道:「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


Peter没有回应,盯着他们交握的手。一个想法在Harry脑海中成形:「你认为它是错的?」

 

「是的,」Peter直视着他,直接地承认了,「因为,我知道你不爱我。」

 

 

 

Harry不顾Peter的诧异,把一束花塞到对方手中,说:「你错了,我爱你。」



~FIN~


看懂剧情吗?QwQ

对,Harry在Flash面前约MJ一起去喝咖啡(。